绿蚁_大概是条咸鱼了

她近乎虔诚地挑撩起那缕发,自尾吻上。

  金色的长发在白戚戚的灯光下显出半透明的质感,其中有液体流动。怀中的身子因为不安微微绷紧,抱起来实在不太舒服,弗朗索瓦丝想,好过那些由霞光和云朵拼凑起的色彩。这是她的罗莎,血肉组成的活生生的姑娘,黯淡平庸的姑娘,没有雾气与花环遮掩身形,一不小心就会被阳光击碎,脑中的映像如冲洗失真的照片一样模糊,只有那一对幽绿眼睛莹莹闪烁着林中野兽的光芒。

  “看看这疏离的美人。你是不是我的简·爱?”弗朗索瓦丝简直要沉醉在自己温柔过头的语调当中。

  “别离开我,别让火光夺去我的双眼,使我在黑暗与孤独中徘徊。”


  我在他人的引荐下见到了波诺弗瓦夫人。她以名媛的标准姿态端起茶杯来,二指扣住白瓷镂刻细密花纹的杯把,无名指指节轻轻相托,当然不忘伸出她那骄傲的小指来,尽管这儿并没有香料让她去沾。

  “罗莎·柯克兰?已经很久没人和我提起过她了。”她慢条斯理地抿了口茶。

  “她是个诗人笔下的姑娘。健康,端正,挟带几缕愁思。”

  “所以我和她道别,嘱咐她务必永远隐于我的视线。见证岁月将她容颜风化是多么残酷的事,灵魂也被日日的平庸寡淡磨去棱角,终究不复原样。从某方面来讲,我才是个痴情的人。”

  我看着她浅湖般不惧窥探的恬静神情,她的眼睛不是会怀念旧时光的人的眼睛。我提笔,却不知拿这两个偏执的女子与旁人口中柯克兰小姐离去时骄傲的背影如何处置。


评论

热度(18)